不说挣钱尽好义务力保弱民权益
——李英民律师和一桩草根刑事冤案
柳渊
2003年盛夏7月,风调雨顺,稼禾疯长,煞是喜人,丰收在望!
但是对灵宝市阳平镇草根农民王文锋来说,竟然由一头耕牛闹出了秋粮绝收,进而更演变成人为灾难,天降法祸!尤其王直被害得妻离子散,小家毁灭!
这一天一场意外发生了,他突然发现自家承包田里长势喜人的玉米苗,正在遭到谁家脱缰丰耕牛啃食带蹄踏,将近一半青苗东倒西歪没了头顶,这跟处了死刑一样,肯定绝收!
王文锋连气带恨,赶快拉走耕牛同时高喊“这是谁家的牛。。。。。。”这时在不远处另一块地的周某正在平整刚耕过的地,就把耕牛拴在地头路边的一棵树上,没留神早就脱缰惹出了事,这时听到喊声才急忙赶了过来,向王要拉耕牛。但王文锋决不撒手,随口提出:“咱俩去找村委会评理吧,讨个说法再还你牛。”双方争执越来越激烈,前后相随边走边骂。。。。。。,周的女子了紧跟为父助阵,三人一路纠缠直到进入村子,周某无理却动手行凶,挥起在手的农具连打王文锋,在巷道遇到的多个村民都亲眼见到,王文锋的胳膊被周打伤,鲜血长流染红白衫。但因双方态度都很强硬,在巷道上不听任何人劝阻,到村委会也没调解成,王文锋就把这头肇事的耕牛牵起为质,想再等待机会好处理。
谁料如今社会上有些事,总肯出斜杈颠倒颠,往往千奇古怪多,尤其王、周这场小纠纷,全然颠倒黑白,斜的出格,怪的离谱,奇的惊人,惹起民愤!受害人王文锋没有等到调处时机,反而等到一场天降大祸!王被传唤到派出所后,还自以为有理走遍天下,就理直气壮地申诉案情,请示民警给个公理。但是王却没有料到周某已早一步活动“恶人先告状”,诬告王文锋偷走他的耕牛!要说这事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不费多少劲就能澄清双方谁真谁假谁是谁非,稍动做点工作,即可轻松了结。
然而如今权势为上,就往往捣弄得法律为下,从而硬把“公理”变色成“私情”,正是因为如此穷凶极恶的腐败势头,就往往把法律与公理全当成谄媚逢迎上级官宦的大礼,于是往往人为故意枉法铸祸,而造成“恶人得势,好人遭殃”!这简直害得良民百姓们往往百口难辩,挪不开脚,反而步步都有设套的一行阴险恶毒的吃人陷阱正在等着你,甚至进而成帮搭伙联手害民,还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呢!草根农民王文锋正是这么被害得极惨——灾难发生之初,妻子就和他离婚并带走了孩子,只剩下他30多岁一个鳏夫还成了囚犯,真是戚戚哀哀悲悲惨惨的妻离子散,小家毁灭!
王文锋真是有理无处诉,诉也没谁听,从派出所又到法庭上,只见“以民为本,为民执法”的字词标谤,没见一点实施行为,反而很快不断落入一个又一个陷阱黑窟窿,而且一个比一个更深邃,一个比一个更黑暗,终于是“故意伤害罪”的巨石重重地压在了他头上!
王文锋犯的“故意伤害罪”从何而来?这就要再回头说起:那天本来是周家女婿张云锋牵着自家牛去帮岳父耕地的,而发生耕牛啃苗纠纷前,张当时在岳父家里,以至纠纷始终张一直未出门,自然张云锋与王文锋都未照面接触。但在派出所先以耕牛纠纷将王文锋实施拘留以后,却一直不知道是由谁出的点子,张云锋竟然从灵宝坏法医那里弄到一张鉴定上称,被王文锋所打构成“轻伤”。据此对王文锋转为逮捕、公诉、审判。。。。。。王文锋就是这么被牵扯着走完人民共和国法制新时代的“法律程序”!
不幸中而有幸的是王文锋遇到了一位好律师,这就是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主任李英民,当然多了一张嘴为他陈述辩理,更多了一个律师强人!尤其李英民并非王文锋出钱聘用,而是依照法律规定临时受指派义务援助。这种不挣钱白出力的额外差事,要是在其他缺乏怜民情与责任心,也缺乏良知、正义及天赋使命感,物欲纵流、钱利薰心的不少律师,大概多是只给逢场应付一阵了事,也不会用心下多大功夫。
然而李英民迥然不同,崇奉法律以民为本,认真负责求实务真,这是他一贯的信仰作风和高尚职德!尽管临时受命时间紧迫,还和王文锋陌若路人,但硬是挤时间加辛苦,尽心竭力做好一切该做的工作,照样在开庭之前认真深入细致周全做好准备——查阅案卷,会见被告,调查取证,把握案情,依法析理,慧眼辨识,动脑探究,就基本肯定这是王文锋屈遭诬告含屈蒙冤的一桩假案!于是成竹在胸断然写出长达八页四五千字的《王文锋无罪辩护词》,而对于大失案情背离事实的一纸法医鉴定,李英民轻视如草和臭蛋!到了开庭时在被告席上,一边是王文锋不住哀哀叫屈,不承认打过张云锋及其法医鉴定,要求对张云锋再到外地重新鉴定。。。。。。一边是李律师紧密配合,摆实情揭假案,唇枪舌剑有力辩论,流畅慷慨激昂地宣读《王文锋无罪辩护词》,振奋民心,震撼法庭!
但只可叹可惜,灵宝法院公堂向来并非明镜,对被告方所陈事实、要求、辩护等,一概不予认定和采纳,而是死啃其法医鉴定一根草和臭蛋,坚持认定是权威铁证,只据此就足以敲锤定案,王文锋被“依法判刑”一年半!草根青年农民王文锋,终于没有摆脱厄运法祸,一连被“法律推手”胡乱捣弄折腾,充当了无辜囚徒罪人,这才真是“司法腐败猛于虎”!
同时又真应了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周强的警示语:“法官违法乱纪,是法律的耻辱与灾难!”
王文锋刑满释放后,依然不服老鼠是灰的法律是黑的,又在李律师等人指导鼓励下,“双管齐下”继续申诉兼加上访,从市到省以至进京往返上百次,坚持耗去长于服刑三四倍时间,终于引起检察机关重视及行动,三门峡市检察院派出得力检察官直驱灵宝深入多地,全面调查取证,尤其可贵的是对同行也不避嫌不给脸,走进阳平派出所,找到姓杜指导员,单刀直入审问王文锋错案是怎么造成的?杜才无奈供出了是三门峡市委某高官的老婆打来电话说周某是其亲戚。。。。。。检察官还深入王文锋的村庄,找到当初那天在巷道的几个目击人询问调查,都一致说当天王张二人从未照面接触,所以王更没有动上张一指头。。。。。。(以上见检方调查笔录)。
这起民间小纠纷根本不成刑事小案,竟然被灵宝司法败类连续性的左捣腾右日弄,为王文锋造成极其严重非常惨烈的惊人后果!再从此冤案纵观横看,灵宝司法界竟有多少魑魅魍魉黑恶鬼脸,混有多少害群之马、腐恶法魔!有这么多东西穿着警服法袍,头戴国徽大帽,在长达三十多年法制新时代,已干下有多少祸国殃民的凶恶坏事,无怪乎金城灵宝常是冤民成队,冤狱遍地!
在些桩冤案被全面揭开后,并一直在上级的重视监督下,再也掩不住混不成了,灵宝法院进退维谷无可有奈何,便又如同对其他许多冤错假案“处理办法”一样,一不肯为王文锋认定错案明白平反,二不肯为王文锋消除罪名恢复名誉,三更不肯依法制作赔偿文书,一如既往一概没有,而只支付给王文锋三万元糊涂钱,劝说动员其稀里糊涂地不了了之!同时更应当依法追究周某与其婿的诬告罪责,还有那个坏臭法医擅权弄法伪造鉴定,并审查其有没有以纸卖钱贪图私利?竟把王文锋害得很苦极惨!灵宝法医枉法由来已久,历来一直是枉法害民的大黑窝!即使对枉法“大侠”,以至徒子徒孙败类,从来一直都没去动过其一根毫毛,仍旧留职在任,难道还要他们效法前师,“前仆后继”地不断为非作歹,继续祸国殃民到死!
所以可见,在灵宝司法环境如此恶劣下,为灵宝这类当事人当代理律师,往往多是难上加难,同时难免使律师职业严重遭贬受挫。。。。。。,但是面对如此司法腐败恶潮,李英民律师已经与其鏖战多次,他总是一身正气,无所畏惧,勇于拼搏,全力奋斗!

三门峡律师|三门峡律师网:河南蓝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明珠信息港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永兴街市司法局南 邮政编码:472000  电话:0398-3690909